《寄生虫》—中韩两国阶层结构分析

访问:56271 时间:2019-09-16 10:15:00


导演奉俊昊,1988年毕业于延世大学社会学系。

从导演的专业就可以看出,本片不是简单的想讲一个穷人富人的故事,而是想通过社会切片,反映资本主义末世尖锐的社会矛盾,并揭露了矛盾的根源。

研究本片的人物不能只局限于人物个体,必须泛化到整个阶级。

一、资本主义末世的特点

有小姑娘看了本片后,天真的问我:这一家人为什么不去努力工作,从而脱贫致富呢?

这是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。

只有在处于资本主义上升……喔不,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,才会有“努力工作”就能“脱贫”,甚至“致富”的可能性。

自改革开放以来,相当多的60后、70后依靠个人努力+普遍存在的“历史进程”,实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阶层跨越,甚至导致如今很多中国人不适应历史的变化,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。

看着父辈的经验,“一穷二白的人努力到四十多岁肯定能事业有成”,在很多未出茅庐的大学生眼中是那样的毋庸置疑。

尽管近年来这种现象不再普遍,“历史的进程”不再那么普遍性的能抓到,但依然存在。

高级一些的,比如前几年加入了王者农药项目组的程序员;

低端一些的,也有直播搞的好的那群小老弟和整容脸。

仅仅2009-2019这十年间,就冒出了多少独角兽,每一个独角兽都代表一大波人的暴富,以及其背后庞大的中产阶级。

作为一个有手有脚的中国人,只要你肯用力,即使没有暴富,也一定能脱贫。

知乎大学生喜欢焦虑,焦虑的都是“我这么努力咋没暴富”,“历史的进程为啥没落我头上”。

因为难以上(bao)升(fu)而焦虑,纯属中国特色。

而金司机一家人,焦虑的是有力无处使,这种焦虑是中国人很难理解的。


全家人都找到工作,对他们来说是值得庆祝一番的大喜事。



这种水平的司机,在我国随便就想招一个,可没那么容易。

然而,这样的资深司机在韩国,得靠阴谋挤掉另一位司机才能上位。

韩国大学毕业生找到第一份全职工作的平均时间为十个月,全国产业60%的利润由几大巨头获得(其中70%又流向了华尔街),而巨头能提供的就业岗位仅占全部岗位的4%,韩国社会正在高速分裂……

韩国存在资本高度集中的现象(和香港类似),这种资本主义末世的经济结构会导致生产过剩,产能过剩的实质是消费不足,消费不足的背后则是由于社会贫富差距过大。

有多少生产就得有多少消费,假设朴社长一年的收入是2000W,虽然他们有豪车且雇佣仆人生活质量很高,但他们依然不可能把这2000W全部消费掉,他们只能花掉100W,剩下的1900W只能用于投资,比如PE、房地产、古玩、艺术品等。

《西虹市首富》就体现出了这一点,十亿资金,仅仅消费而没有投资的话,再奢侈也是很难花完的。

朴社长消费的100W创造了不少就业(比如司机、管家、家教),但投资的1900W却创造不了多少就业。

再看穷人。金司机一家想要每天喝牛奶,每年需要消费20W,然而他们的收入却只有10W,这导致了穷人想喝牛奶却无法消费牛奶,穷人的需求无法转化为有效需求,千千万万个金司机加起来却买不了多少牛奶,只有朴社长们喝得起牛奶,然而朴社长数量有限,再奢靡也消费不了多少牛奶。

虽然大批穷人喝不起牛奶,但对奶厂来讲依然是生产过剩,于是奶厂减产裁员,导致失业人群的比例进一步提高,导致金司机们更加买不起牛奶……

资本家只是资本的代言人,资本自身具有不断增殖的能力,就仿佛水往低处流一样,如果任由资本自由增殖,那么总有一天它会高度集中。


关于金司机曾经开过的台湾古早味蛋糕店,其他回答已经做过解释:

这种“爆火”的东西,有一个规律,早进去可以赚钱,晚进去只能接盘。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是个暴富机会,自然愿意砸钱(甚至举债)投资店面。作者提到,韩国租店面时除了租金还需要付前一家“权利金”,“权利金”和店面人气有关。所以如果前一家开了古早蛋糕点,因为有人气,转让给其他人还可以赚一大笔“权利金”。至于后来者,则很大概率踩在泡沫上。

我们可以猜测金司机一家以前也是中产(儿子受过一定教育,女儿还学过一段时间艺术),由于被割了韭菜成了无产阶级,如果仅仅是金司机一人遇到这种事儿,那也许是因为他经营不善,然而……


住在地下室里的人,和金司机有着同样的境遇,都是被割了韭菜的中产阶级。

且此人明显比金司机更中产。


地下室里的书籍都是经济、法律、艺术方面,说明此人受过高等教育;


昏暗的墙上挂着整洁的西装,更是标志着此人曾经的阶级。

很明显,导演试图通过古早味蛋糕店这个共同点说明:在资本高度集中的经济规律下,中产被割韭菜是历史的必然。

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周期律,马克思早就看穿了这一点,他认为资本集中到一定程度、生产过剩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引发无产阶级革命。

也确实如此,当年美国大萧条时,苏联成了全人类的灯塔,许多美国人移民苏联(由于苏联后期背叛了革命,不再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,这批美国移民大都死在了古拉格)。

然而资本家不会坐以待毙,他们会续命。

大萧条到一定阶段时,罗斯福根据凯恩斯主义实施了新政(扩大政府开支,实行赤字财政,刺激经济,维持繁荣,说穿了就是国家雇一群人搞基建,人们领到了国家发的工资终于有钱买牛奶,于是奶厂又活了,之前被辞退的工人返回奶厂,就业率提升,经济重新繁荣),在二战开始前的1937年,美国经济就恢复到了大萧条之前的水平。

北欧诸国实施了马克思主义的修正版本——伯恩施坦的皿煮社会主义,收重税,逐渐提高国有率(挪威资产国有率近60%,远高于我国38%),并维持全民高福利。

其实政治这个东西,说到底就两件事:怎样把蛋糕做大、怎样公平的分蛋糕。

韩国人均GDP3W美元,香港人均GDP接近6W,蛋糕不可谓不大。

然而占据韩国GDP超过60%的四大财团被华尔街控股接近70%,华尔街才不会关心殖民地的蛋糕是怎么分的呢,他们最希望的反而是高度集中的资本,至于殖民地人民保持半地下室的苟延残喘就行了。

3W的人均GDP是蛮高的,却与金司机无关。

有时候挺羡慕北欧的,他家蛋糕真的超大。

挪威人口不过531W,还没上海浦东新区多,挪威的石油和河流森林资源是老天白给的,全国人民躺着吃也用不完,挪威96%是水力发电,水电还能出口。

瑞典人口比挪威多一些,不到北京市的一半,除了上述资源,还在个别尖端领域异常发达。

巨大的人均蛋糕+良好的分配方式,使得北欧人民过着幸福的生活。

但是你把北欧那套分法搁在蛋糕还不够大的国家,是药丸的。

最后说回我国,与韩国不同,我国的主要矛盾并非分蛋糕,而是蛋糕不够大(人均GDP刚刚1W)。

总蛋糕自然是巨大无比,我这里说的蛋糕都是人均,人均我们还是很小的。

我国要是有韩国那么大的人均蛋糕,再乘以14亿,意味着我国得有当今美国两倍以上的体量,意味着我国可以轻易碾压冷战时期的两大阵营,意味着我国可以把美国欧盟韩日都摁在地上摩擦,意味着我国必须垄断几乎所有高附加值产业。

总蛋糕那么大你不想这么玩都不行,这画面太美,美到2050年都不一定敢看……

蛋糕这玩意虽然是人民群众一起做的,但如何把人均做大,只有一小撮机灵鬼才懂(比如马云、刘强东,小一点的比如各种江浙制造业土老板,华为的高级员工,各种青年千人,知乎的年薪百万,等等等等),所以必须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(这其中难免混有一些不该富的投机者),好让这波机灵鬼有“生产积极性”去搞事情。

做大蛋糕阶段最好少考虑分蛋糕的事情,你蛋糕才多大就想“公平”?不好意思,机灵鬼会撂挑子的。

我国民生方面落后于发达国家的大多数表象根本原因都是基于此,很多不懂宏观经济的人总是信口开河,比如:

如何衡量文明?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。它不太难。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,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,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,它对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,它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底层人民。对我而言,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。

——《龙应台北大演讲:我们的“中国梦”》

精神病人残障人士,都是从事社会生产较少,甚至完全无法提供社会生产贡献的人群,他们更依赖于社会单方面对他们的付出,这样的“文明”,本质是从人均蛋糕中无偿分出来一部分给他们,而这种单方面付出,得建立在人均总蛋糕比较大的基础上。

然而人均蛋糕并不怎么大的我国,还得鼓励机灵鬼们先富起来,从哪里找那么多蛋糕分给他们?机灵鬼们肯定不乐意,你们以前均分蛋糕的历史吓得他们都想移民了,那找谁分啊,正在刷知乎的你?

我知道,可能又有人想说“浪费钱搞基建”“机灵鬼们奢侈浪费”,我刚不说了嘛,机灵鬼的蛋糕你是不能动的,至于搞基建这本身就是分蛋糕的一种方式,比如高铁,虽然亏本运营,但其建设和运营解决了多少就业?促进全国交通有着多么大的隐性收益你看不到吗?

仓廪足才知礼节,只有衣食足才知荣辱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而不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。

何况人均蛋糕差不多大的国家中,我国的分蛋糕体系已经算相当不错的了。跟我国人均蛋糕差不多大的,比如墨西哥、阿根廷、智利,俄罗斯……

我在知乎上看到的问题都是和韩国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捷克、斯洛伐克这种人均蛋糕是我们两三倍的发达国家对比生活水平,从没见过和墨西哥阿根廷比,这又说明了什么?

所以我国的贫富差距大,和韩国的贫富差距大,是有根本性不同的。

韩国的贫富差距,在于他们蛋糕已经够大,但分蛋糕的方式有问题;

我国的贫富差距,在于本来蛋糕是很小的大家都没得吃(那会儿够平均吧),这些年在机灵鬼的带领下,做的稍微大了点,得给机灵鬼多分一些先,毕竟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机灵鬼带领我们做大蛋糕,放心吧以后足够大了会给你们多分的,我们是有百年战略的,这些都是写在党章里的。

有些机灵鬼了解到了这一点,吓出了一身冷汗,他们才不想未来给你们分蛋糕呢,于是他们移民了,比如海底捞的老板张勇就成了新加坡首富。

他虽然带着一部分蛋糕跑了,但带领大家做大蛋糕的工具海底捞,可还留在国内呢,不可否认海底捞解决了许多就业增加了不少税收和GDP,也给人民带来了喜闻乐见的火锅,这玩意可跑不了,人家也没想带着这玩意跑,毕竟他也没能力在外面做更多的蛋糕。

所谓好地方,就是蛋糕比较容易做大的地方,话说跑了的那些人,有几个在外面做大蛋糕的?人家不过是想把蛋糕挪一部出去而已,毕竟你这地方声称以后要给大家分蛋糕,太可怕了。

凡是喜欢给大家分蛋糕的地方,机灵鬼都爱跑路。

已移民塞浦路斯的拥有77亿美元的船运大亨John Fredriksen如是说:

「现在根本没法在挪威做生意!」

"It's almost impossible to do business in Norway today."

所幸的是挪威国有率极高,没几个机灵鬼。

倒是一些连蛋糕都没几克的穷光蛋,看着机灵鬼跑了,以为机灵鬼去的就一定是好地方,于是他也想跑,结果连仅存的几克蛋糕都被收了智商税。


她说200W欧可是数额最大的,据我后来跟她聊,大部分25-40W欧而已。

去一些类似于希腊之类的地方,甚至连土鸡都有人移,卧槽那美丽的爱琴海,反正机灵鬼去的地方都是好地方(虽然我从没见过机灵鬼去土鸡,但对他们来讲只要出了国境就是外面,至于外面和外面有什么区别他们是无法理解的,反正都是天堂)。


你还真以为有钱就等于机灵鬼?

机灵鬼一般都有钱,有钱的可不一定是机灵鬼。

你看片里的朴太太,像机灵鬼吗?


二、资本主义末世的群众斗群众

资本越是高度集中,穷人分到的蛋糕就越少,穷人的蛋糕越少,彼此之间就越是零和博弈。

这点我们在国内也可以看到,越是底层小市民,就越懂得占小便宜的“菜场智慧”。

你找个大学教授、名企高管,看看他懂不懂菜场智慧?

而电影中的金司机一家,可以说是把菜场智慧发挥到了机智。

如果在我国,滴滴司机并不会觉得自己和其他司机之间是竞争关系,司机之间可以称兄道弟,你开你的,雨我无瓜,滴滴一直都在拼命招募司机,供不应求啊。

外卖小哥也不会觉得自己和其他外卖小哥之间存在你死我活的关系,小哥之间可以勾肩搭背,你送你的,雨我无瓜,外卖平台也一直在拼命招募外卖员,供不应求啊。

这是因为我国尚处于资本主义上升……喔不,社会主义初级阶段。

然而金司机一家想获得什么岗位,则必须靠挤掉上一任,空出这个岗位才行。


这在电影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。

阴谋陷害尹司机时车窗外的群众也在斗群众,象征着零和博弈在全社会已成普遍。


这部片几乎的所有斗争,都是资本主义末世财阀统治之下的群众斗群众。


斗的你死我活。


谁是他们的敌人?谁是他们的朋友?如果没有先锋队的领导,人们永远也弄不懂这个革命的首要问题。

他们会对敌人感恩戴德……


甚至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,是对敌人的崇拜之至……


Respect!妥妥的精神资本家。

像不像南海边那个圈更南边的那个圈里的某小撮年轻人?

我这里的“敌人”,指的并不是朴社长、朴太太本人,个体层面他们都是善良的人。

本片具有明显的象征性,研究本片的人物不能只局限于人物个体,必须泛化到整个阶级。

朴先生和朴太太,就是非常忠于自己阶级的人。他们不断的提醒金司机,我们不是一类人。

关于气味,一开始金司机并没有当回事。


后来,他渐渐理解了。


一场毁了他们家的大雨,对人家来讲不过如此:


这象征给穷人带来灭顶之灾的动荡,对资本家毫无影响,甚至会成为他们继续资本集中的契机。

儿子望着楼下的一片和谐,想着自己淹在水里的家,明显也get到了这一点。


几分钟前人家还把你当蛋糕女神。


真正的灾难来临时,资本家才不会管你的死活,他们有的是办法自己先跑掉,像不像当年的俄罗斯寡头?



翻过住在地下的男人的尸体,朴社长闻到了和金司机身上相同的气味。


金司机终于get到了,谁是他的朋友,谁是他的敌人。


于是,终于弄清楚革命首要问题的金司机,站了起来,他觉醒了,music,给我放国际歌,你看那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

本片的亮点之一,就在于每一个人不仅仅代表他自己,而象征着整个阶级。

关于金司机杀朴社长个体层面的动机,知乎上已经有人分析的够多了。

导演作为延世大学社会学系的毕业生,不可能局限于此,一定有其宏观隐喻。

金司机的这一刀,代表着觉醒了的无产阶级刺向财阀资本家的一刀。

财阀资本家可以合法的用“台湾古早味蛋糕店”来割无产阶级的韭菜,但无产阶级只能非法的刺向财阀资本家一刀。

然而,朴社长所代表的“资产阶级”,连财阀的狗都算不上的人,是金司机真正的敌人吗?

不,真正的敌人是……


不好意思这只是个笑话,是真正的敌人为了转移矛盾,教给他们的笑话。


真正的敌人,导演压根就不敢拍。

三、阶层固化

说实在的,朴社长一家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资本家,顶多算个高级中产,老百姓里比较有钱的那波人,距离真正的资本家还远得很呢。

尽管人民群众最仇视的就是这种人,说到底,自以为发出了无产阶级怒吼的金司机,最后刺杀的还只是个群众而已。

真正的敌人,人民在生活中根本就接触不到。

且不说朴社长家的大房子也没多大,开的车好是好但其实也没多好,总共也就雇了两个仆人,我们从以下两点就可以看出其真正的阶级:

1、朴社长和朴太太的阶层分析


朴社长坐过地铁,高科技行业,应该是个知识分子创一代,由普通中产上升为高级中产。



朴社长的工作是在一线搞产品测试,这么低贱的活儿像是大财阀做的吗?


很明显朴社长工作很忙,尚处于脑停手停钱也停的阶层,他赚钱靠的是自己的才华(稀缺劳动力),距离依靠资本增值及孳息赚钱的资本家还差很远。

至于几乎没有坐过地铁、脑残、完全不会家务(注意这里是女人工作男人会感到丢人、直男癌极其严重、男性分担家务量仅7%的韩国(上海为47%))的朴太太,应该出身不错,可能是高级中产或者小资本家的女儿。

2、女儿需要参加高考

众所周知,韩国高考的残酷程度不亚于我国高考,而朴社长的女儿是依然需要在韩国的高考制度里冲锋陷阵的。


这几年来夸耀欧美基础教育而贬低我国基础教育的人,渐渐少了,因为大家已经逐渐get清楚,欧美国家在教育方面是存在严重的阶层割裂的。

欧美屌丝上着莫名其妙的学校,每天唱跳rap篮球,谁学谁nerd,许多屌丝欠缺最基本的常识,可以说是脑残一个。由于他们国家从全世界掠夺到了巨大的人均蛋糕,稍微分一些给屌丝生活也还不错。

至于有钱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他们多才多艺,非常优秀,且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牛人的推荐信。家里有钱=上名校几乎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你会惊讶于美国屌丝的愚蠢,同时你会被美国精英的牛逼吓瘫。

没钱等于上烂学校,有钱等于上好学校,在美国虽然不完全绝对,但已经基本绝对。

相对而言我国的高考制度虽然被诟病,但穷人和富人之间相对公平。

理论上讲,即使没有任何老师教你,你也有可能在高考取得好的成绩(但很难,原因后面讲)。

如果你高考成绩不错,本科学校985,那么你一定知道努力读书多做题只是成功的一部分,在此基础之上你必须弄懂应试规律。其实情感里面也是一套类似于这样的“应试规律”的,搞懂了这个规律,你的情感也不会有什么问题,想知道这个规律是什么,可以添加婶婶微信aunt628咨询。

艺术类考试也一样,基婷很明显在艺术方面是很有天赋的:


除了开始帮哥哥伪造的在学证明外,她随便设计的一张名片,就能让不知收过多少张名片的朴社长高度评价,可见其水平之高(这样的人才在韩国都找不到工作)。

然而她就是考不上美术系……


原因在于,你光有天赋是不够的,你得懂得应试规律。

刚才我提到过,即使没有任何老师教你,你想在高考取得好成绩是很难的,原因就是在于你只靠自己很难搞懂应试规律。

你得上个好学校,你得有个牛逼的年级主任,你得有一帮好老师,你得有一群厉害的同学搞学习氛围,你才有可能弄清楚应试规律。

而金司机无力给基婷提供这样的条件,她虽有天赋但无法只凭自己就搞明白应试规律,所以考不上美术系。

在韩国这样的国家教育大概可以分为两个档:

1、穷人

自己想办法摸清考试规律参加高考,难度较大;

2、条件还行的

上好学校,聘请家教帮助孩子摸清考试规律,相对穷人有一些优势。

你会发现,经济条件还行的家庭仅仅能让孩子在高考中取得一定优势,但无法形成有钱人对穷人的绝对碾压。

每年依然存在不少贫困生考入名校;

每年依然存在一些阔少只能上垃圾。

我不清楚韩国怎样,在我国,穷人家的孩子即使高考失利,后面也还有考研等多个改命的机会。

出身糟糕、本科一般,却通过考研读博改命的人,我相信大家都见过。

所以作为有钱人的话,你想考个牛校牛专业的硕,就得和各种穷人家的孩子竞争喔,有钱人会为此感到极为不公。

如果你是有钱人,你一定想追求教育方面对穷人的确定性绝对碾压,你一定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和穷人达成隔离。

所以这种教育制度在有钱人看来是极其不公平的,我在知乎上见过几个有钱阔少竭力攻击高考制度,他们大力颂扬美国教育是多么的素质培养,毕竟隔离了屌丝是一件多么令人欣快的事情。

所以还存在第三档:

3、有钱人

压根不跟你玩高考、考研这种穷人游戏,直接接受先进的西方素质教育。

朴社长的女儿还在玩2,说明他不是真正的有钱人。

至于片尾,男主做的那个梦……


做完梦,镜头又回到了那狭小破旧的半地下室。


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说,按照男主的收入想买下那幢豪宅的话,不吃不喝大概需要500年。

所以,这一天永远不会来临。

当然,暂时来说我国貌似也是如此。

是的,我们人均蛋糕还很小,现在只考虑做大蛋糕,暂时没办法好好分蛋糕的我国,确实还存在着“北京折叠”的现象。

然而初级阶段走完之后呢?不好讲了吧,只要他们不背叛革命,只要人民群众脑子清楚明白革命的目的,至少那本百年战略中,承诺了我们不会走上韩国的老路。

而30年后的韩国还是比较好讲的,毕竟真正敌人就希望他们保持这样,基本可以肯定到时候还是现在这样,男主会永远和他的母亲住在半地下室,他的父亲将永远寄生在豪宅的最深处,永远永远。

真正的寄生虫,韩国财阀还算不上,他们不过是寄生虫的买办而已,更不可能是朴社长,他不过是先富起来的机灵鬼,被人民误伤了而已。

真正的寄生虫,何止导演不敢拍,就连他们的总统都不敢哔哔。

真正的寄生虫在大洋彼岸乐呵呵的看着这部电影,给导演发了个金棕榈奖。


不过看到这段,我忽然感觉,也许人家导演是拍了的,只是大洋彼岸的寄生虫没看懂。

韩国人不分阶级,都不过是印第安人,印第安人当年被谁掠夺呢?

导演那么爱玩象征,印第安梗出现这么多次应该不仅仅是个道具吧,我这么写不算过分解读吧?

如果你有情感问题,可以咨询婶婶微信aunt628



咨询具体情感问题请扫码添加导师微信uncle630
更多干货微信添加公众号“叔叔恋爱学”cashushu
添加微信uncle630获取价值198元《叔叔教你护妹子》电子书
报名课程添加婶婶微信1277817748

cashushu

关注"叔叔恋爱学"微信号

每天一篇恋爱干货

cashushu

关注"叔叔恋爱学"微信号

每天一篇恋爱干货